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心情文章

雨伞梦

2018-06-23 13:57编辑:admin人气:


雨伞梦
>

往年的清明,我都会到制伞匠邱八爷的店铺里,订购一把特别的雨伞,一把竹骨纸质能烧化的冥伞,用来纪念我的启蒙恩师。每当雨伞和着冥币一起燃烧的那一刻,我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不堪回首的苦涩童年。

那年冬天,雨水特别多,常常一下便是八九天。念小学三年级的我,遇到雨天就犯难。离校路途远,又没雨伞,时常被雨淋得像个落汤鸡。那时候,一个学期两三块钱的学费,我家都要分几次才能缴清。因此,上学没雨伞,我也不敢嚷着要娘买。免得她在傍晚给我烘烤衣裤时,暗自落泪。但有时看到有些同学登着高筒雨靴,撑着花边雨伞,犹如高傲的公主,哼着歌儿去学校,而自己只能缩着脖子被寒风吹,光着脑壳遭冷雨淋,心里又挺不是滋味。所以,拥有一把雨伞,便成了我童年唯一的梦。

一个风雨交加的早晨,我背着娘缝的土布书包,啃着难以下咽的冷红薯,蹲在自家的屋檐下,望着连绵不断的冬雨发愣,已经三天没上学了,害得班主任蒋老师也辛苦了三趟。本来,昨天家访时,蒋老师要把他那把结婚时特意跑到城里购置的粉红色的雨伞送给我,但我娘不肯。娘说来自山外的蒋老师也不容易,经常见他一身补丁访东家,一双破胶鞋走西家,我们清白人家,不能把自家的苦水往老师身上泼。我想,今天再不去上学,不但功课赶不上,而且对不起心疼我的蒋老师。于是,我把书包揣在怀里,凭着年少气盛的犟劲,光着脑袋扎进寒气逼人的雨里。当走完5里七拐八弯的山路来到学校时,浑身上下都湿透了。坐在空旷冰凉的教室里,渐渐地没了热气,不停地打着寒颤。

上课铃响了,蒋老师挟着课本走了进来。他习惯性地环视着我们,也许是我那湿漉漉的头发,惨白的脸,发紫的嘴唇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他放下课本,径直朝我的座位走来。摸了摸我的额头,又捏了捏我的衣裤。便急切地扶着我走出了教室,走向正在烧开水的学校伙房。他把我安置在火塘边,让我先暖暖身子。接着,他又拿来了毛巾和脸盆,打了热水,很细心地帮我擦热头部和腹背。当他把我脱下的湿衣烘干后,再次为我穿上时,一股母爱般的暖流涌进了我的心里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

中午休息时,蒋老师又找我谈了话。那时是怎样耷拉着脑袋走进老师的房间,怎样羞怯地诉说困窘的家境,确实有些模糊了。但老师那句“坚持把书念好,将来什么都会有”的素朴话语的鼓励,却清晰地回响在我的耳旁。

快要放学了,雨仍然没有停。蒋老师拿着那把粉红色的雨伞进了教室,我立刻明白了。但我怎么能接受老师如此贵重的馈赠呢?尽管我是多么渴望拥有一把雨伞。蒋老师似乎猜透了我的心事,他先把话题扯向期中考试,然后才说到我的家境和冒雨上学。他夸我是山坳里最刚强的勇士,他要把雨伞奖给不怕困难的人。蒋老师的话刚说完,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我在掌声中被几个同学簇拥着走上讲台。老师把伞撑开后再递给我,伞面上“学会自强”四个苍劲的大字便展现在同学们的面前。此时,祝贺的掌声再次响起,我不由得鼻子一酸,感激的泪水再次漫出了眼眶。我在心里说:“老师啊,不管是奖给我,还是送给我,有朝一日,我一定买一把世上最美好的雨伞还给您。”

从此,下雨的日子,那条5里长的山路上,便会出现一道粉红色的亮丽风景,在这道风景的遮掩下,我走出了那个多雨的冬季,走出了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岁月。

如今,蒋老师已经离开了人世,当年极贵重的物品现在也变得很普通了。但是,那粉红色的雨伞和赠伞人的鼓励,却牢牢地铭刻在我的心里。遗憾的是在老师生前,我一直未能与他取得联系,也未能实现少年时代许下的还伞诺言。于是,当我师范毕业走上教学岗位后,我也学着样儿,传递心中的雨伞,力助莘莘学子,帮他们圆各自想圆的梦。于是,当我接手新的班级时,我总要把这久远的雨伞梦唠叨给我的学生们:40多年前,在湖南邵阳一个僻远的山区,一位清贫的小学老师,用火热的真情,点燃一个贫苦学生求智的火把,他的名字叫蒋学余。

今年的清明又近了,蒋老师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的脑际。前些天给邱八爷打了个电话,没想到今天一大早他的孙儿阿勇就把雨伞送来了。这个阿勇正在念小学三年级,一进屋就一面给我行队礼,一面说着“老师好!”那幼稚而恭敬的神态,正如我当年向蒋老师问好一般。

(来源:http://rocwriters.com)

上一篇:故乡的月亮

下一篇:老杏树开花

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rocwriter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